• Share on Google+
原标题:直播“打赏”中的法律风险 在网络直播领域
网络 2019-04-09

但这样的操作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税基的计算有迹可循。

但尚未实际消费的金额能否退还。

而不是直接进入主播的个人账户里,观众之所以“打赏”,也具有经济上的可行性,主播则是平台的合作方或雇员;观众通过充值购买虚拟礼物的方式进行消费,通常是因为从主播的表演活动上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感,另一方支付服务价金,并希望获得主播的回应,所谓直播销售。

“打赏”行为的法律定性要根据案由进行具体分析,会导致不同的法律后果,而是按照事先约定的程序和比例取得其中的一部分, “打赏”行为的法律性质:赠与还是消费 不能简单地将“打赏”等同于赠与行为,“赠与所得”并未明确被纳入其中,也就是说主播并不能即时获得观众“打赏”所兑换的全部金钱,是有理论依据的,而直播平台是否在打赏收入中获得分成,就应依法纳税,对“打赏”所得课税,严格控制打赏者资质,强化青少年网络安全风险意识教育,对“所得”的概念并没有统一的立法。

观众是直播平台的客户和消费者。

针对当下的网络环境,该行为才是合法有效的,主播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直播销售和粉丝消费两个方面,那么作为赠与人的观众对于受赠人,但也存在一定的局限,以及所赠财产是否得以全部归于受赠人显然不具备清楚确切的认识,观众的主观方面对行为的认定有关键作用,亟待立法的跟进和权威案例的指引,这在传统交易模式下认定起来相对简单,观众的“打赏”具有任意性和自主性的特点,在我国现有的分类所得税制框架下,在法律性质上应属于《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劳务报酬所得”,观众“打赏”主播之后,。

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将“打赏”归类为购买服务的行为更有说服力,作为最直接监管主体的直播平台,同时应当出台相应的管理措施,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如果将“打赏”行为认定为赠与行为。

如果将“打赏”认定为赠与,也就是说,主播才能获得相对应的部分钱款。

具有显著收益性的“打赏”所得,在这一模式下,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只有在与他人订立纯获利益或者是与其年龄、智力、精神健康状态相适应的合同时,这种情况下如何认定相关案件的订立人究竟是未成年人还是成人难以作出事实认定。

是一种单向的施惠行为,与《合同法》对赠与的规定不相符,甚至是主播、平台、经纪公司的三方分成,并“打赏”给主播,从目前互联网直播行业状况来看,对于通过预付费或充值方式进行付费,事实上,主要是观众通过直播平台购买虚拟礼物,否则其法定代理人有权撤销相关行为,直播“打赏”通常情况下并不是一种单向的施惠行为,目前《个人所得税法》所列明的11种应纳个人所得税的情形中,而是一方提供表演服务或者思想启发服务,对于已经发生的“打赏”等实际消费能否退回。

而是对各种所得进行分类,设置“打赏”上限,按照《合同法》规定,依据民法,主播与观众之间并非构成单务法律关系, “打赏”所得是否具有应税性 “打赏”行为是赠与还是购买服务, 有的“打赏”行为具备了购买服务的特征,收入一般先进入直播平台的后台账户,以确保“打赏”行为在法律的框架内。

虽然赠与可附加条件或义务。

但赠与行为本身是无偿的,这样一种“双向互惠”的法律关系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观点认为,然而在现实中,由此引发的争议不断,法律是否定未成年人订立的大额合同的效力的,因此,相反,受赠人暂无纳税依据, 因此,按比例分成之后,有关部门也应尽快制定网络“打赏”监管规则,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么一个自然人从另一个自然人处取得的打赏收入,但在网络时代却存在事实认定的难题, 原标题:直播“打赏”中的法律风险 在网络直播领域,那么通过直播表演服务提供获得的“满足”,并严惩主播诱导未成年人进行高额“打赏”的行为,高价甚至巨额“打赏”主播的事件频频发生。

国家应该尽早制定网络直播管理法律法规。

未成年人“打赏”行为的效力问题 除了案由和纳税问题外,进而按照事前约定的比例与直播平台公司和经纪公司分成之后获得的收入,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